敲山震虎越共十三大前密集反腐

更新时间:2021-09-26

  澳门传真今晚四肖!越共十三大明年举行,将决定2020年至2025年任期的各级领导人选,这是对越南具有重大意义的政治事件,是越南全党全民全军的深广政治活动。做好各方面准备是越共中央成功举行各级党代会面向越共十三大的必要条件和重要前提。因此,要做好各级党代会的政治报告和人事工作准备。特别是越共十三大的人事准备工作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意义,是保障大会胜利召开,大会决议顺利落实的重要因素。

  人事的安排意味着权力交替的大变动,越共跟北方大国一样注重青年干部的培养,着意于干部梯次的安排,越共总体来说有南北派之说,南派亲美北派亲华,政治人物不论亲美亲华归根结底服务的是自己的利益团体。现任一把手阮富仲就是一个知华派。随着2017年政治新星政治*局委员丁罗升的锒铛入狱、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丁世兄及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莫名重病退隐,尤以丁罗升执掌下的石油系、银行系一大批官员落马,大把权力真空待填补,这样的戏码是否很熟悉,随着十三大的临近,越南将上演更多类似的剧目。

  2019年12月9日,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官方网站刊登文章,通报了对整个家族雄霸一方的越共*中*央*委*员、前河江省省WeiShu记、现任越共*中*央经济部副部长的赵财荣(Triu Tài Vinh)等高级干部的处分通告,理由是对震惊整个越南的2018年高考跨省舞弊案的指导、检查、监督和处理上面出现违规规纪现象。

  2018年越南高考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范围跨省舞弊现象,在河江省、和平省和山萝省都出现,河江省有107名考生、和平省有64名考生、山萝省有44名考生的考分都被有预谋地多方配合由低分篡改成高分,有些考生的分数被篡改得太高了,以致于高得匪夷所思,才让人怀疑舞弊,最终查实整个舞弊链条。

  这215名分数被篡改的考生的400名父母受到了越南媒体的高度关注,其中职位最高的父母就是河江省原省WeiShu记、中*央*委*员赵财荣。高考跨省舞弊案事发的时候,赵财荣还在担任河江省WeiShu记,他的女儿也参加高考,事发后他的发言引起了越南媒体的极大关注。

  2018年7月19日,由于舆论挖出赵财荣女儿的高考分数也被篡改,他不得不面对媒体:“我女儿的高考分数被篡改,我问女儿,在得知女儿的分数确实被篡改之后,我很难过,但是怎么篡改的,我并不清楚。”

  “我女儿的高考分数也在被篡改之列,她的分数只被改高了2分(实际上是改高了5.4分,越南考试实行每科10分满分制),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许有某些人不怀好意,把领导的小孩拉下水呢。”

  “我的女儿在学校里面从来排名都在前10名,我根本不用改什么分数,媒体乱宣传之前也要了解我女儿在学校的学习是不是优秀再宣传,我女儿是什么水平学校清楚得很。”

  2019年5月22日,在国会开会休息时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赵财荣在记者提问他之前抢着说:“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了,我比你们还急,问题是如何处理与高考舞弊有关的人,例如我个人,是吗?舆论都已经基本对我下结论了。”显然是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样子。

  面对舆论的压力,河江省委于2019年6月17日处分了分管教育的副省长陈德贵等一批领导干部。2019年6月21日,深耕河江省多年的赵财荣被调离河江省,升任越共*中*央经济部副部长。

  2019年10月1日,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宣布建议给予赵财荣的妹妹赵氏江以谴责的处分,同时要求赵财荣的妻子范氏河深刻检讨,理由是为女儿篡改高考分数。原来赵财荣说不知道这回事,却是他妻子和他妹在操作。

  几天前的2019年12月4日至6日间,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刚刚召开了第41次会议,会议由越共*中*央书Ji处书记陈锦绣主持,会议最后还是建议对赵财荣进行处分,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的通报写道:

  “对于2018年高考河江省的舞弊行为的检查、指导、监督、处理过程中领导工作的违规违纪行为,赵财荣同志作为河江省省委常委最高领导、阮文山同志(省委副书记、省长)作为河江省政府最高领导,要承担相应的领导责任。赵财荣同志和阮文山同志的亲人违反规定篡改高考分数,违反了党关于领导干部和党员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要树立榜样的规定。”

  “鉴于上述两位同志所违纪的内容、性质、程度和后果,根据党关于对违纪党员处理的相关规定,中央检查委员会决定对阮文山同志施以谴责的处分;请政Zhi局对赵财荣进行审查和处分。”

  1968年出生的赵财荣目前已经是中*央*委*员,整个家族深耕河江省多年,他自己官至省WeiShu记,既有年龄优势,又是摘桃子的最好时候。正值越共十三大大卡位的关键时期,多少竞争对手巴不得看他的笑话、把他踩在脚下。如果他的女儿真是学霸,本身不需要篡改分数就可以上个好大学,也难说真有哪位工于心计的家伙摆了他一道,把他拉下水也说不定。

  高考舞弊的事情北方大国也爆出过丑闻,如冒名顶替更改户籍什么的,至于加分显然老大哥的人才多些,加的让你无话可说,至于现在读个大学对于权贵子弟来说能叫一个事吗?

  2019年12月9日,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在其官方网站上面刊登检查委员会第41次会议媒体通告,通告中说:“现任越共政Zhi局委员、河内市WeiShu记黄中海,在担任政府副Zong理期间,对于太原钢铁公司二期扩建项目给出指导意见时存在违纪行为。”

  通告中并没有说明是不是建议处分,由于黄中海是现任政Zhi局委员,是否处分还得由政Zhi局讨论决定。但是,越共13大还有一年左右时间就要召开,这时候黄中海被点名,也许仕途升迁就会受到影响。

  早在2004年,当时的Zong理已经下文允许太原钢铁公司将原来年生产能力25万吨扩建至75万吨,半年之后,当时的Zong理同意了二期扩建的投资主张(当时的Zong理是潘文凯)。

  根据越南《青年报》昨天发文报道,太原钢铁公司二期扩建项目总投资额为3.843万亿越南盾(相当于2.425亿美元),包含两个主标,一个是名为“进步”的铁矿,合同价值是4420亿越南盾;另外一个标是以EPC形式设计和建设炼钢生产线亿美元。除此之外,项目还有另外22个标需要展开。

  2007年7月,太原钢铁公司(TISCO)和中国冶金建设集团(MCC)签订EPC合同,合同实施周期为30个月。2012年,太原钢铁公司(TISCO)和越南钢铁总公司(VNS)拟文向工贸部和政府申请将投资总额调整到8.104万亿越南盾,也就是说,在最初总投资额3.843万亿越南盾的基础上增加了4.261万亿越南盾,翻了一倍还不止。

  到2017年的时候,太原钢铁公司(TISCO)已经为这个项目支付了将近4.5万亿越南盾。但项目从2013年开始就已经进入停工状态,已经建好的部分慢慢被侵蚀成斑斑锈迹。

  从现在来看,这个项目最大的问题就是投资总额在原来基础上翻了一倍还不止。越南政府发文到各相关部委征求意见,多数部委认为总投资额增加那么多(增加4.261万亿越南盾)没有足够的依据。

  越南国家银行的6618号公文认为:太原钢铁公司(TISCO)二期扩建项目的投资总额增加得太多,原来认定的经济效益已经消失,必须要重新对其投资回报效益做出评估,同时请工贸部弄清楚增加总投资额各方的责任。

  计划投资部认为:EPC承包商实施进度拖延,又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因此没有理由调整投资总额。财政部也认为:在原来投资总额的基础上增加110.8%实在是变动太大,很多追加投资的项目内容和理由都不太合理。

  2013年4月21日,越南政府办公厅颁发了3136号公文,上面有时任副Zong理的黄中海的批示:“越南钢铁总公司(VNS)董事会决定按现行规定对投资总额进行调整并对经济效益承担责任……原则上同意越南发展银行和工商股份商业银行继续给予贷款……”这样的批示让太原钢铁公司(TISCO)误认为投资总额调整已经得到Zong理(当时的Zong理是阮晋勇)认可(不知Zong理阮晋勇是否口头认可?)。

  另外,2014年11月20日,黄中海还签发了2339号文,其中里面就有“继续实施总投资额为8.104万亿越南盾的太原钢铁公司二期扩建项目”;2015年6月11日,越南政府办公厅签发196号公文,其中有黄中海副Zong理同意太原钢铁公司(TISCO)结算给中国冶金建设集团(MCC)。

  现在看来,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认为时任副Zong理的黄中海的一系列举动造成了太原钢铁公司二期扩建项目的巨额经济损失,现在,太原钢铁公司(TISCO)每个月的银行贷款利息就有400亿越南盾(折人民币约1231万元)。

  如果在平时,这点钱财窝案可能也不会太过于深究,偏偏现在是非常时期:再过1年就要召开越共13大,1959年出生的黄中海今年才60岁,就已经是首都河内市WeiShu记、政Zhi局委员,以其年龄优势,是完全有可能在政坛上再进一步。这个时候爆出来自然会有敌手穷追不舍,其政坛前景就有点堪忧了。

  追加投资、损公肥私这样的戏码实在太多了,凡是经历过国企改革的大多能够说出一二三类,不足为奇,现在被揪住了打压只能怪自己根子不深,干事干得手尾不净。

  之前的丁罗升与前公安部反高科技犯罪警察局局长阮清华拔出萝卜带出泥打击了银行系、石油系、公安系的官员,这一次又会顺藤摸瓜,揪出什么样的老虎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